你好,我是惜枫。



微博:@荣耀叶修扛把子
——主cp王乔,and不包括王乔的all叶【这应该不算all叶了……】

【王乔/情与诗20:00】 《思念,还是见证》

【王乔/情与诗20:00】《思念,还是见证》

-情人与诗与远方 20:00场合

-古诗组: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”

 

红豆,红豆是什么?

——是食物。

 

红豆,红豆是什么?

——是药材。

 

红豆,红豆是什么?

——……是相思。

 

等到这个问题问到乔一帆,得到的答案只有这个了吧,在座的几个青年人都这么想,但是答案却出乎意料。

 

红豆是什么?

——是见证。

 

乔一帆笑着,隐隐约约看见几条皱纹的脸上洋溢着显而易见的幸福,腿上的猫咪耷拉着眼睛,在乔一帆轻柔的抚摸下发出轻微的“喵喵”声。

 

青年人没得到自己认定的答案,纳闷地看向乔一帆,其中有一个忍不住开口:“叔,您不是说过红豆是二叔送给你的定情信物吗?”

 

“哈哈,是啊,但是这颗红豆也见证了我们两个的爱情啊。”

 

即便是到了中年,乔一帆说出爱情这两个字还是会忍不住羞红了脸,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摸着腿上的猫咪。

 

“叔啊,你最好了对不对,给我们讲讲你和二叔的故事吧。”

“你们几个呀,十几年了还听不厌啊,这种故事又有什么好讲的,还不如让队长带你们打几盘荣耀去。”

 

多年过去了,像是奇迹一般,《荣耀》这款游戏坚持了十几年也没有破产,也正是因为如此,如今喜欢上《荣耀》的人越来越多,像叶修,乔一帆,王杰希这样的老玩家也更放不下了,每天不打几局竞技场简直就是手痒。

 

身处这样环境下的几个青年人也必不可免地耳濡目染上了一些,打几盘荣耀就像是每天必做的事,但是他们的直觉告诉他们,这个故事会比打荣耀更让他们有兴趣。

 

“不要,荣耀每天都可以打,故事却只有一天能讲,叔你就讲嘛,十几年你都讲过来了,这短短一个小时你还不愿意了吗?”

 

“唉,真是受不了你们几个,好吧。”

 

关于红豆,年轻时的乔一帆曾经只认为那是一种吃的,不过后来,王杰希告诉他了红豆的另一种含义。

 

那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夏天,但乔一帆却仍然还记得那个夏天,茂盛的树叶随着风的吹过纷纷扬扬地落下来,让那时的乔一帆内心更添一份烦躁。

 

他和王杰希冷战了。

 

是的,这是真的,微草和兴欣的众人也没有想过,性格都如此平和的两人怎么会冷战,原因就在于——乔一帆发现王杰希突然随身携带一个香包,更让他恼火的是这个香包里面有一颗红豆。

 

乔一帆也不是个傻子,自然是知道红豆代表着相思,他旁敲侧击地问王杰希,他却遮遮掩掩地不肯回答,最后导致乔一帆搬回上林苑住,两人持续冷战。

 

“一帆,过几天我们去泡温泉吧,我刚好抽到了一张长白山温泉优惠券!”

 

高英杰在qq上戳了下乔一帆,身后自家队长的注视让他不禁在心中为自己捏了把汗。

 

“好啊,不过正巧队长也得到了一张,准备拉着全队一起去呢。”

 

“那到时候我们在那里碰面怎么样?”

 

秉持着自己是个好助攻的想法,高英杰还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撮合这对了,但最后的结果怎么样,还是要靠他们自己。

 

“好啊,不多说了,要训练了,拜拜。”

 

“拜拜。”

 

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,闷热的天气仿佛让人喘不过气来,平时的训练也变得兴味索然,乔一帆托着下巴望向窗外,任雨点牵扯着他的思绪,电脑上四个大大的字——您已死亡也视若无睹。

 

“柔柔你看,一帆今天又在发呆。”苏沐橙拉着唐柔又开始研究起了乔一帆。

 

“沐沐,你还不知道么?这么一副相思美人图,多明显啊,小乔肯定在想他家的王队!”

 

“唉……”

 

乔一帆听着后面两个女孩对他的yy,只能忍不住叹口气,的确,他是在想王杰希,而且很想很想很想!

 

距离他和王杰希冷战没有和好已经过去五天8个小时了,以往他和王杰希分隔两地的时候一天总是要视频上那么两三次,吵架的时候也总是王杰希先示弱,从来没有过五天没有视频过一次的先例,乔一帆想着,可能他家王队真的不想和好了。

 

所幸,这样的惨事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第二天就是他和高英杰约定的日期去长白山泡温泉。

 

翌日清晨,两个战队开始了他们的长白山之旅。

 

乘上飞机,大约半天的时间,兴欣便从杭州来到了长白山,而处于北京的微草却比他们要早7个多小时!

 

但除了乔一帆和高英杰,以及王杰希知道对方战队的到来,其余人皆是一概不知。

 

黑暗不知不觉遮掩了这里的一切,由于兴欣来的太晚,叶修便决定第二天再去泡温泉。

 

长白山上的温度即使是在夏天也比在杭州凉爽的多,可乔一帆还是觉得内心烦躁无比,在经过了数十次翻身无眠后,乔一帆决定起来透透气。

 

这家旅馆的后院是一片花花草草,旅馆的主人从中开辟出一条小道,置身于其中让人无法自拔,正巧,乔一帆来时,就已经有人无法自拔了。

 

那置身于花草之中的背影看起来极为熟悉,让乔一帆不禁又往前走了几步去瞧瞧清楚。

 

这下他瞧清楚了,那人,是王杰希。

 

“王……杰希?”

 

乔一帆是真的不敢相信王杰希会在这,但仔细想想,高英杰来了,那王杰希在这也不奇怪了。

 

“一帆。”

 

王杰希好似知道乔一帆在这里,一点也没有惊讶。

 

在月光下,王杰希像是梦中的男神,一步一步走向乔一帆,眼中的温柔不言而喻,乔一帆终于知道为什么天上没有星星了,因为这漫天的星河都盛在了王杰希的眼中。

 

“我,你,别忘了我们还在冷战呢!”

 

“嗯,我知道。所以我是来认错的。”

 

王杰希眨了下眼睛,这反倒是乔一帆愣了。

 

“这颗骰子,原本我是打算作为情人节礼物的,可没想到你……那么早就发现了。”

 

说到这,王杰希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香囊,从中小心地拿出了那颗骰子。

 

一颗白玉骰子静静地躺在手心,在月光下六面镶嵌着红豆的骰子闪烁着晶亮的光芒,煞是好看。

 

“我……”

 

乔一帆知道自己误会王杰希了,他反而却来给自己道歉,瞬间那小脸就变得红扑扑的。

 

“我知道的,没关系,是我不对,我没有告诉你,反而让你生气了。”

 

王杰希摸了摸乔一帆的头,没有喊冤,那笑容让乔一帆更内疚了。

 

“对不起,杰希。”

 

乔一帆低着头,良久才憋出一句来。

 

“一帆,这几天我特别担心你,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强,我也会害怕,我也会害怕失去你。”

 

王杰希凝视着乔一帆的眼睛,温柔的眼神让乔一帆情不自禁地沉溺其中。

 

“所以,不要再离开我了,好吗?”

 

王杰希微微低头,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

仿佛是受到了蛊惑一般,乔一帆轻轻开口答应了王杰希:“好。”

 

“那么这颗骰子,就归你啦!”

 

王杰希得到了自己想到的答案,笑着把手中握着的骰子放到了乔一帆的手中,随后像个孩子一样双手握住,不让乔一帆的手从中离开。

 

“我不在的时候,这颗骰子,就当是我的化身了,毕竟也是我亲手做的。”

 

“不,这颗骰子,是我们感情更牢固的见证,它看见了我们的分离,也看见了我们的和好,你说,这不是见证,是什么呢?我可不觉得一颗骰子就能代表你啊。”

 

乔一帆将这颗骰子放在月光下,在折射的光芒下更显得别致。

 

“嗯,你说得对,它就是我们的见证。”

 

 

 

 

“这就是那颗红豆的故事了。”

 

人到中年的乔一帆回想起这事,还是心一暖,有谁可曾想过自己的伴侣会亲自制作一颗红豆骰子来给自己呢。

 

作为相思的红豆,在乔一帆心里叫做见证,在王杰希心里,已就叫做相思。

 

相隔两地的他们,不能在第一时间赶到对方身边,而且也碍于战队的关系,若是被传出去,这关系也不好说。

 

“一帆,我回来了。”

 

乔一帆还想说些什么,听见门口有些动静,转眼看去,便是王杰希从微草那回来了,他们退役后,王杰希还是放心不下微草,有闲空便去微草瞅几眼。

 

“二叔好。”几个年轻人纷纷问了声好。

 

“嗯,天色不早了,你们也回去吧,不要打扰一帆了。”

 

王杰希随意回了声便下了逐客令,几个年轻人也不好意思死皮赖脸地继续待在这,只好离开了。

 

“叔再见。”

 

几个年轻人纷纷离开了他们屋子,原本熙熙攘攘的屋里顿时少了一片吵杂。

 

“他们又缠着你讲故事了?这次讲的什么?”

 

王杰希看他们这一群眼熟的人,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

“你给我做红豆骰子的那个故事。”

 

“那个啊,这倒是挺好说的,给他们做做例子,”王杰希脱掉外衣,抱住乔一帆,接着说道,“怎么讨到老婆。”

 

乔一帆又脸红了,这习惯怎么也改不掉。

 

王杰希这撩话却是一年比一年厉害,撩的乔一帆每一次都脸红。

 

这习惯就像是他们的爱情,不会改变。


评论(2)
热度(35)

© 联盟挑事儿—惜枫 | Powered by LOFTER